记者追踪:康美健身逃之夭夭,真的拿他没办法吗?

原标题:记者追踪:康美健身逃之夭夭,真的拿他没办法吗?

康美健身部分门店转让

8月9日,中国交通广播FM101.2报道的《比你能跑的是健身房!康美健身“跑路”是经营不善还是涉嫌诈骗?》(点击查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短短几天的时间石家庄康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美健身”)“跑路”事件又有新变化。此前,康美健身大经街店、怀特店、长安居然之家店等以不同形式关停或者根本就未开张营业,在上一篇报道发出的第二天,即8月10日,康美健身槐安店也贴出了“要给空调线路增容,需关闭店面”的通知:

(康美槐安店“闭店”通知)

同一天,中国交通广播的听众——康美部分会员向记者提供了《关于石家庄道生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收购康美部分店面的联合公告》。

(图为公告内容)

公告显示,石家庄道生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道生体育”)自2019年8月1日起收购石家庄康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总公司)的正在经营的6家店面,今后不再使用康美健身品牌。而其他已经关停或还在部分营业的7家分公司仍由石家庄康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经营。在部分康美会员看来,维权无望:

“一方面,康美健身把正常经营的转让出去,7家已关闭或即将关闭的店面将变成不良资产,然后破产、跑路,这样的做法无疑损害了会员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道生体育收购的是正常营业的康美部分门店,所以道生体育没有义务和责任解决其余几家店面的遗留问题。”道生体育也贴出公告,不办理康美健身2019年8月1日之前入会的会员退款退费事宜。

警惕:康美健身多家门店已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8月15日,就道生体育收购康美健身一事,记者致电石家庄康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总公司)登记注册所属的石家庄新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北站分所,一位姓轩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公司并没有办理转让、变更等手续。因消费者投诉较多,他们还未能联系到康美健身的法人,目前,该分所已将石家庄康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总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这也意味着所谓的收购和转让并没有办理相关手续,是否产生法律效益也值得商榷。8月15日下午,记者再次点击查看“康美力量”(康美健身的官方微信)8月13日发布的《变更公告》时,已显示内容已经删除。

(《变更公告》的删除页面)

面对康美健身多家门店“跑路”的现状,8月13日,石家庄桥西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张彦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管理暂行办法》(2014年8月19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令第68号公布)的第四条,“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该企业”,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他们已将在该辖区登记注册的石家庄康美健身大经街店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8月14日,各店会员代表向石家庄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反映总体情况。该局消费者权益保护处处长张树兴表示,康美健身各门店的最新经营状况都可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但当天记者查询发现,并不是如张树兴所说。直到8月15日,信息才得到更新。

(康美健身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截止到记者发稿时,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已将石家庄市康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大经街分公司、长安分公司三家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跑路”事件背后的原因?

当被问及康美健身会员如何维护自身权益时,张树兴表示,从目前的法律和各项规章制度来看,处理类似这样的预付费企业“跑路”事件,还存在法律空白。张树兴:

一是存在多部门管理。康美健身设置了游泳池,其是否具备开业资质应由文体部门监管;泳池的水质是否达标,又归属卫健委系统;康美健身“跑路”,会员的经济利益受损,这类案件需要向公安系统经侦部门反映。

二是预售卡能否发放?金额应该控制在多少?一旦出现问题又将如何处理?一系列问题,目前还没有明确答案。

预付卡消费经营者真的无“法”被监管吗?2019年1月1日,《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正式实施。《法规》不仅拓宽了单用途卡的定义,明确了主管部门,并对单用途卡管理所涉及的信息对接、风险警示、信用治理等明确了一整套监管制度,也加强了对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经营者的有效监管。

记者近日了解到,近几年,健身房“跑路”事件时有发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经营者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张树兴分析,违法成本较低是一个原因。但健身场所“高投入、低收益,甚至入不敷出”的现状也不容忽视。他介绍,从目前掌握的数据来看,一个普通的健身场馆每月的水电暖以及员工的开销约为20万元人民币,若再设置一个宽25米,长50米,深2.0米的标准泳池,蓄水量为2500立方米。按照石家庄市目前针对游泳馆等特殊行业的收费标准(43.73元/立方米),以康美健身对外宣称的游泳池换水频率为每月一次来计算,该游泳馆缴纳水费约为10.93万元/月。

记者也询问了康美健身多家分店的会员缴费情况,有1200元/年、2000元/2年,还有3000元/6年、学生卡等多种收费形式。记者粗略计算,若达到收支平衡(不包括建店的前期投入),康美健身的每家店面需招收约3000名会员(以上计算皆不包含私人教练的费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会籍顾问告诉记者,目前,还在营业的康美健身谈固店会员约几千人,固定会员一千多人,每天人流量约三四百人。按照这组数据分析,一家带有游泳池的健身场馆长此以往确实有难以为继的风险。

针对康美健身部分会员遇到的问题,张树兴表示,将向有关部门反映会员代表的诉求;及时将消保处掌握的线索移交公安系统;督促各区市场监管部门密切关注所辖康美健身分店的经营状况。

8月16日上午,康美健身大经街店维权会员代表去石家庄市桥西分局经侦大队报案。工作人员告知,不属于刑事案件,不予受理。最终,这些会员再次回到康美健身大经街店登记注册的监管单位——石家庄市桥西区光明市场监督管理所。

(桥西区光明市场监督管理所)

面对类似的“跑路”事件,我们能做什么?

维权难、维权成本高!不论是健身房经营不善,还是圈钱跑路,最后受伤的总是消费者。经过多年的发展,国内健身市场已经具有相当的规模。健身内容平台GymSquare联合三体云动发布的《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虽然我国健身人口的渗透率远不及美国,但从健身俱乐部总量上看,已经与美国持平,达到46050家。在门店转让和倒闭的核心原因中,现金流断裂的占74.7%。

健身行业如何健康良性发展,消费者又该怎样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田学斌教授)

河北经贸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田学斌教授:

健身房跑路,现在不是一个城市,这是跟这个行业在发展的过程中竞争在加剧有关系,大企业兼并小品牌、小俱乐部。这个行业是一个朝阳产业,所以大家都愿意去投资,但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一是盲目的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这跟成本密切相关,他的成本涉及到场地、水电,包括教练,你要持续的保障有这种服务的供应。

二是专业水平参差不齐。健身房需要有持续的客源、持续的客流来支撑,最终要回到模式上来。我看国内像现在做的比较好的有月卡的模式,让新老会员循环起来,不但降低客户的成本,还能提高这个行业的黏性。

三是免费健身场所增多,百姓的健身方式也越来越丰富,对健身房提出更高的生存要求。

田学斌表示,在目前诸多原因的影响下,不办卡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从政府的角度看,尽早出台相关规定,完善法律法规是根本。

由此看来,无论“跑路”的理由有多少个,只要有法可依,这些企业也必会被绳之以法。期待相关法律的制定和完善!

再跟大家说一句:要想不“吃亏”,最好别办卡!

(记者:云峰)

责任编辑: